果冻文学网

李晓涛徐昌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大结局在线阅读

2022-09-23 10:41:07黑镜规则怪谈安无灰DUD

小说简介:热推言情小说《黑镜规则怪谈李晓涛徐昌》完整版阅读,主角是李晓涛徐昌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不要出声!有人进了宿舍!】这个匿名的人又接着在班级群里发了一大段文字。查寝开始了。1、(含规则)【不要给查寝的人开门,...

李晓涛徐昌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大结局在线阅读

【不要出声!

有人进了宿舍!

】这个匿名的人又接着在班级群里发了一大段文字。

查寝开始了。

1、(含规则)【不要给查寝的人开门,不要发出任何声音。

】查寝的人会用各种方式让你开门,但是注意,一定不要开门。

【门很坚固】在没有打开过之前,门很坚固。

【不要打开窗户,不要靠近窗户,拉上窗帘,不要开灯!

】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不要开灯不要开窗不要拉开窗帘。

不要往外看!

【宿舍楼里没有黑鸟!

】【不要追逐黑鸟】【在水房和厕所的同学,如果看到查寝的人或听到查寝人的声音,请迅速找就近的厕所隔间进去,不要与他们进行任何交流】【在厕所隔间不要抬头向上看!

】【在厕所隔间不要抬头向上看!

】【在厕所隔间不要抬头向上看!

】【如果不慎与查寝人员发生交涉,任何形式的接触,第一时间通知宿管】宿管如果没有回应,就打破她/他的玻璃。

无论发生什么事,宿管都会帮助你。

一定要找宿管!

【违反了以上任何一条,大声喊宿管】【查寝期间如果有同学未归,不要去寻找,保证人身安全】【不要跟任何宿管之外的人离开宿舍区域】【查寝的结束时间是凌晨 2:00】2、”这人神经病吧。”

室友们拿着手机讨论。

但我明明记得建群之初就关闭了匿名功能。

这个人是谁?

还没等我问,群里已经有人发了一堆问号。”

大晚上的,学校怎么可能查寝。”

”是啊,电闪雷鸣的,谁来啊?”

”看的我都不敢刷牙了。”

小李站在门口端着牙膏杯笑。”

快去快回。”

3、那个匿名头像刚刚发送完毕内容,学院通知群里就发布了一条消息,并@了全体成员。

【熄灯之后,突击查寝】同学们要收拾好自己的内务,迎接校领导的检查。

内务不合格的同学扣学分、取消评优评先资格。

【打扫要求】拉开窗帘打扫窗台,不要留下灰尘。

阳台仔细打扫不要堆放杂物。

不要在阳台放花盆,避免高空坠落。

阳台的护栏和外包玻璃没有灰尘。

垃圾桶需清理干净。

不要在室内悬挂任何东西,包括床帘。

一经发现违禁电器、饲养宠物,扣学分警告处分。

为保证通风,一定要开窗透气。

【晚上十二点查寝结束,本次时间略长,请同学们见谅。

】上级领导第一次莅临我校进行指导,请同学们给领导留下好的印象。

领导会给每个宿舍打分,分高者加学分。

优秀宿舍查寝人员会在门上贴上绿色贴纸,不配合不合格宿舍会在门上贴红色贴纸,有人记录在案。

【同学们要积极与查寝人员进行交流,询问是否有需要帮忙的地方。

】【宿管今天晚上开会,请到三楼大会议室集合】@宿管 1 栋@宿管 2 栋@宿管 3 栋@宿管 4 栋……4、”我靠这个点了还查…….”似乎想起什么似的,宿舍大家都闭上了嘴。

为什么?

群里没人说话,也没有人像以往怨声载道。”

你们班级群里有没有这个?

[截图]”我发消息问隔壁宿舍的同学。”

我们也发了,这是什么?”

”不知道。”

5、校园综合服务中心通知【手机营业厅通知】受暴雨影响,手机信号不通畅,正在抓紧抢修线路。

【门岗通知】受暴雨影响,门口大量积水,伴随修路未填埋的坑道很危险。

请大家不要外出。

【校医务室通知】夏天到了注意降温防暑,但不要贪凉。

最近出现了多起学生贪凉昏迷的案例,请大家一定要注意。

【食堂通知】食堂新增卤煮。

夏日用餐时间变动,早餐改为早 6:00—9:30。

6、”小李还在外面刷牙!”

我从床上蹦起来,赶紧去外面找他。”

你不会真的怕了吧?”

杨若嘲笑我胆小。”

我觉得怪怪的,还是喊回来保险。”

”不着急,熄灯还有一会儿,先收拾收拾?”

袁寿从床上下来,摸了个抹布打算去擦擦窗台。”

还有 10 分钟。”

徐昌拍拍我的肩膀,”我去倒垃圾,顺便跟李晓涛说。”

”我觉得咱到时候就这样得了,大晚上的天王老子来查寝咱也别开,都睡了查什么查。”

冯庆把烟掐灭从阳台回来,”今天下这么大雨,啥领导这么有病,打扫好地板也得给踩了。”

7、班级群里一个同学问那个匿名的人。”

如果宿管喊了不管用怎么办?”

但是那人没有回复。”

还真当真了?”

”欸,他即使是说着玩的我也得纠正他的逻辑 BUG 嘛。”

”不过他是怎么知道的?”

”邪门,其他班级群里也发这个了。”

”我靠有鬼!

怕怕!”

”其实还是查寝的神经病吧。”

”无论那个人发不发今天都不开门,睡觉了睡觉了。”

8、眼看快熄灯了,小李还没回来。”

你喊的人呢?”

”拉屎。”

徐昌向我摊了摊手。”

打扫差不多了吧,”袁寿喊我,”别想了,害怕把窗户关了一会儿。”

”这么热!

咱屋没空调!”

冯庆刷拉把窗帘拉开了。”

不不不,你以为要信那东西吗,就一会儿,查寝的走了再开,发现有亮进来咋办。”

”咱 3 楼呢,他不能翻窗户吧!”

正说着,熄灯了。

9、熄灯了。

应该去把李晓涛拉回来。

但是没人想出去,也没人在意。

如果我出去,等待我的室友要不要锁门。

他们没有义务拿自己冒险。

还在犹豫,只听宿舍楼大门哐当一声开了。

好快。

因为年久失修,每次开门关门动静都很大,尤其是在晚上…..不对。

今天晚上,怎么这么安静?

一般来说,听见宿舍关门开门的吱呀哐当声都是在半夜夜深人静的时候。

现在,整个校园,都没了声音。

隔壁宿舍在关门落锁。

水房的声音渐渐变小,有人在楼道里跑。

紧接着,走廊里的声控灯也熄了,而且再也没亮过。

很安静。

就像是刚刚洗漱的同学不曾存在过一样。

正在发愣,杨若过来就把门插上了。”

欸…..””李晓涛回来会敲门,再给他开不就完了。”

他比了一个”嘘”的手势,”来了。”

脚步声从楼梯间传来,似乎有女的,像是高跟鞋在响。

咔哒咔哒的声音,男人说话的声音,手电筒的亮光。”

咚咚咚。”

走廊一头有敲门声。”

咚!

咚!

咚!”

那感觉,好像用手掌在拍门。”

咚!

咚!

咚!”

全程一直没人说话,但敲门声一声比一声大,好想要破门而入一般。”

艹….””怎么了?”

我们都回过头看徐昌。”

我给李晓涛发消息,发不出去,没网,手机没信号了。”

”啊?”

大家不约而同都掏出手机,发现都没了信号。

屋里闷热,我却觉得后背有点阵阵发凉。

正当在那一声声敲门声中犹豫,突然不知道那个宿舍,有人忍无可忍的开骂了。”

他妈的,SB!

都睡觉了敲什么!”

声音很大,吓得我们一哆嗦。

整个楼道都听的见。

那如同撞门一般的声音停下了。

紧接着,脚步声,敲门声,换了个地方继续敲。

感觉好像是就在那个骂人的宿舍方位。”

这伙人是变态吧……””艹……”我们压低声音嘟囔,都看着手机,希望李晓涛能赶紧发来什么证明他知道外面的这个情况。

没有。

什么也没有。

楼道里有人开门了。

因为他开门里面的叫骂声响亮了很多。

正想仔细听听说些什么,突然,又没了声音。

安静,很安静。

周围安静了几秒,走廊里脚步声移动,往我们宿舍方向来了。”

嘘。”

大家在闷热的屋里淌着汗,不约而同地屏住呼吸。

已经在敲隔壁的门了。

这个时候,我们才想起来仔细看看手机班级群里发布的通知。

有些地方很诡异,不对劲。

…….10、我们尝试打电话,微信,QQ,都没有用。

李晓涛联系不上。

发不出去消息。

五个大小伙子挤在一间关门关窗的宿舍里,热的窒息。

汗流浃背。

但是此时没人提出开窗户透气的事。

人的下意识里会感觉到危险,一点都不假。

没有人说话,也没有回到铺位上,大家站在门口僵着身子,听着每一声”咚咚咚”。

由远及近。

汗珠从我后背上滚落。

正当我脑子里胡思乱想的时候,旁边的杨若猛地攥住了我的手腕。

我们顺着他惊恐的目光看向阳台方向。

一团影子,像人又不像人,贴在玻璃窗外面。

什么东西,这是什么东西,这是三楼!”

哒哒哒。”

那东西,好像在敲窗户。”

哒哒哒。”

”哒哒哒……”不快不慢,很有规则。

不知道为什么,在那一瞬间黑鸟这个词闪进我的脑海里。

像是鸟喙在啄窗户。

但是那团影子有人这么大。

【宿舍楼里没有黑鸟!

】那个人发的消息被我想起。

为什么,黑鸟。”

嘭嘭嘭!

嘭嘭嘭!”

”开门啊!”

是李晓涛的声音!

而这个声音把我们的情绪从恐慌转为惊惧。

袁寿抬起手来,被冯庆按住了。

一切都写在大家的眼里。

外面的人,是谁?”

救救我!

开门!

开门!

他们来了!

他们过来了!”

李晓涛的声音带着哭腔。

我想开门,我不能眼睁睁看着门外的同学失去万分之一的生存机会。

为什么是救救我?”救我!

不要!

不……””来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屋里五个人犹豫的功夫,外面在李晓涛的惨叫之后安静了。

只有突兀的”哒哒哒”声还在响着。

冯庆冲向阳台,被我们一把抱住。

他喘着粗气,压着声音挣扎。

他受不了了。

如果李晓涛真的因为我们遭遇了一些什么,我们就都是凶手。

但即使如此,我们也不敢开门。

我们能够做的,只是拦住冲向阳台的冯庆,几个人满身冷汗挤在一起。”

嘭嘭嘭!

嘭嘭嘭!”

”嘭嘭嘭!

嘭嘭嘭!”

”查寝!”

11、紧绷的神经已经经不起反复折腾。

我们几个小伙子几乎相互抱着瘫坐在地上。

只要我们不出声,会放过我们吧。

熬到 12 点,就可以吧。

不对。

【查寝的结束时间是凌晨 2:00】门外,敲门的声音停下了。

接着,隔壁宿舍,隔壁的隔壁…..可能是神经过于紧张,在脑子里觉得暂时没事之后。

我睡着了。

12、等再次醒来,是凌晨 1 点。

热醒的。

屋里依然闷热,冯庆低头发呆,袁寿在不停的划手机,徐昌和杨若也睡着了。

我看着他们,谁都没出声。

从昨天熄灯开始,大家似乎都丧失了说话的能力。

我打开手机,发现各个群里都炸了锅。

尤其是…..宿舍群。

里面 99+,是我们未发出去和李晓涛未发出去的消息。”

我在厕所。”

”我一会儿就回去。”

”卧槽没灯了。

怎么回事,停电了。”

”不会真的有事儿吧,我听见有人来了。

老天爷是不是还有女的啊。”

”会不会查夜不归宿啊,我可是在厕所拉屎。”

”欸,淦,手机没信号了。”

………接下来是一段段语音。”

什么东西!

什么东西啊!

我靠啊啊你们谁能收到消息!”

”谁回我消息!”

”怎么找宿管啊帮我叫宿管!”

”卧槽啊啊啊啊东西——头顶,不来,别出,也,不出了!”

”啊啊啊啊,卧槽我也不敢,东西进了,水房!”

”怎宿!”

再往后是一堆乱七八糟符号和数字。

中间,有一张图片。

图片很昏暗,是从上往下拍的,里面有一团影子,大概是眼睛的地方闪着红光。

那两点红光死死的盯着镜头方向。

一点三十分。

李晓涛发来消息,”校领导要请我们吃饭,今天晚上不回啦。”

”你干什么呢!”

冯庆打字。”

我没事啊?”

李晓涛回复。

 13、没人动。

我们一直等到了第二天早晨天光大亮。

白天总能给人面对恐惧的力量。

我站起来,小心翼翼地掀开窗帘,打开了窗户。

夏日晨间凉爽的空气一下子涌了进来。”

没东西。”

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昨天晚上,跟噩梦一样。”

徐昌瘫回床上,嗓子都哑了。

杨若默默的倒水,分给我们。”

开门吗?”

冯庆已经猛地把门拽开了。

走廊里人来人往,昨天发生的一切似乎真的像是梦一样。

李晓涛还是没有回来,外面的门没有任何痕迹。

我们不约而同的去了水房。

水房,厕所,都没人。

 14、水房里还有别的宿舍的人,我们相互对视了一眼,发现他们的神情似乎跟我们一样。

焦虑、紧张、寻找什么东西、不安愧怍。

和一宿没睡的黑眼圈。”

你们…..””你们也…..”大家都没再说话。

厕所附近也站着好几波人,都不是来上厕所的。”

听说,昨天,307 宿舍的人…….””307 没人了已经。”

”昨天怎么了…….””不知道…….我也去看了,没人。”

15、我们不知道是怎么走回宿舍的。

但是在宿舍门口,袁寿愣住了。

只见屋里,李晓涛正坐在凳子上吃早餐。”

你们干什么去啦?”

他吃的是食堂新上的卤煮。”

我给你们带了早餐,”他晃了晃手里的东西,”怎么不来吃啊。”

我张了张嘴还没出声,徐昌已经替我问了出来。”

你干什么去了?

!”

”啊啊,昨天我在帮查寝的忙,他让我把楼道里违规摆放的鞋架搬走。”

”然后呢,去哪里了!

?”

”啊?”

李晓涛似乎被冯庆突如其来的吼声吓到了,”你吃枪药了冯庆?

!”

”我们昨天晚上到处找你!”

”我跟你们发信息,信号不好嘛。”

袁寿还想拿出手机,跟他对峙消息。

我按住了他的手,并向身后的几个人摇了摇头。

冯庆没再说话,越过我们去了阳台抽烟。

我们纷纷坐回去,桌上的卤煮谁都没碰。”

卧槽!”

是冯庆。

我们闻声去了阳台。

只见阳台上,有一地鸟的黑色羽毛。

16、”怎么啦?”

李晓涛一边吃卤煮,一边看向我们。

卤煮带着的汤汁顺着他嘴角溢出来些许。

他笑得很诡异。

平时他就很爱笑,但是现在说不上来的奇怪。

说实话我的内心有一些愧疚感。

如果我当时,及时去把他拉回来,是不是就不会有今天的事情了。”

你吃的什么?”

杨若突然发问。”

卤煮啊,新上的。”

我们这才仔细看向碗里,暗红色的汤汁里面泡着发白的肉。”

这个卤煮是不是不新鲜了,别吃了。”

徐昌抓住他的手。

不舒服,看着就莫名其妙的不舒服。

想吐。

9 点 45 有课,我们收拾书本准备去教室。

不是为了上课,是想去大教室,想看看别人的状态。

人多起来的情况下,或许会好受。

李晓涛说他不去了,昨天晚上很累,想睡一会。

出门的时候,路过宿管的门口。

他的屋子拉着窗帘,似乎没有起床。

 17、上午跟同学们交流,并没有其他有用的信息。

消失,出现,没敢看,不知道。

一般都是这四个词。

有的人回来了,有的人没回来。

同学们之间充满了面对未知的恐惧。

出了教学楼,白亮亮的日光照着人刺眼。

回到宿舍,李晓涛又不见了,桌子上放着几大盒吃干净的卤煮。

我们打算收拾那些盒子扔掉的时候,却发现汤里泡着一张写了字的纸条。

——李晓涛【有人会伪装宿管!

】红色和羽毛来分辨!

【有人跟以前不一样了   有一批早寥寥几个字,李晓涛写的很匆忙。”

我们走吧,回家。”

看完纸条,冯庆的声音这次无比平静。”

回家。”

其他几个人顾不得别的,抓起证件充电线和手机,就往校外跑。

等到了校门口,却发现很多人早已经在这里了。

都想出去吗?

校门口的侧墙上贴着一张告示。

【通知】【暴雨导致修路路面塌方,学校无法进出】未经校领导批准不得离校。

【不要翻墙】墙很高。

墙隔绝外面。

不要通过墙去外面。

走     校门,很安全。

【夜间暴雨要持续 3 天】夜间暴雨仍要持续三天,同学们稍安勿躁,做好防潮防滑。

有什么问题可以找辅导员沟通。

辅导员会给你解释疑惑。

【最近上级领导视察,大家保持好精神风貌】18、中午的太阳蒸烤着暴雨留下的积水,又闷又热。

周围同学们的骂声和抱怨声渐渐和我发空的大脑分隔开,产生眩晕感。

好几个门卫守着大门。

没人解释,只是沉默。

大批大批的学生站在原地,没人说要离开。”

今天要么翻墙,要么从积水深沟游出去。”

站了许久,有一部分同学决定这样干。

这是一场趁着天亮的逃离。

冯庆是其中一员。

他问我们干不干。”

走出这道门,外面不一定有什么,”徐昌看着冯庆的眼睛,想劝他,”其实,要不……去找宿管?””我不想等了,夜长梦多。”

”我宁可死在外面,又不想在这无端的恐怖下呆着了。”

冯庆和很多同学一起冲向大门。

几个门卫根本拦不住。

很多辅导员闻讯赶来,但为时已晚。

只听”轰隆”一声。

大门被冲破了。

辅导员在后面大声劝解。

宿舍剩下的 4 个人被挤在中间,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走     校门,很安全】我想起来通知上面的话。

这时已经有人喊着口号,热火朝天地推倒了校门口铁皮挡板。

【不要通过墙去外面】铁皮挡板一个连一个的被他们推进了深沟里。

【墙隔绝外面】他们开始跨越鸿沟。

他们跳了进去。

一分钟,两分钟……十分钟,二十分钟……【不得擅自离校】鸿沟的对岸,没人人上来过。

声音也没有了。

安全是相对的。

相对于墙。

我们几乎都屏住呼吸等待着。

三十分钟左右的时候,沟对岸出现了第一个人。

紧接着,爬上来了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是安全的!有个人背影像是冯庆,他手脚并用的爬了上去。”

冯庆!”我们喊他。”

冯庆——!”他没有回头,晃晃悠悠的往前走。

烈日当头,像是中暑。”

他……他怎么……”杨若说到一半,止住了。

我们四个人都没有说话。

只是看着冯庆和那群人逐渐离开我们的视线。

 19、回的宿舍楼,宿管的屋前也围了不少人。

宿管的玻璃碎了一地,围着玻璃窗的帘子也被扔在了地上,房门上带着个脚印,很显然不知道被谁一脚踹开的。

可里面空无一人。

有人甚至翻动了他的私人物品。

但毫无收获。

墙上挂着一份【宿管守则】。

地上扔着另一份晒掉了颜色的【宿管守则】。

我正想拿起来仔细看,突然门口一阵骚乱。”

宿管回来了!””宿管!””喂!你干什么……”门口的宿管看见这乱七八糟的一幕似乎并没有太惊讶,他只是径直走过来让我出去。

袁寿拉着不想动地方的我出来。

宿管始终没说话,只是把门关上了。

通过窗框,我们看到他自己捡起了窗帘打算挂起来。

看不出任何情绪。

 20、等我们收拾完,已经是下午六点。

我们把宿舍的橱子和桌子把门封住了。

把李晓涛和冯庆的上下铺床挪到了阳台,挤占了所有空间。

屋里的两张上下铺拼到了一起。

似乎这样能给我们一丝安全感。

夏日不像冬天,太阳落山这么早。”

吃东西吗?”

杨若问。

我们摇摇头。

只是经这一问,也有些饿了。”

去食堂转转吧,”徐昌拍拍我的后背,”吃点东西。”

做个饱死鬼。

我们四个人看了看堵死的门无奈的笑了笑,推开一条缝,一起去了食堂。

食堂里人稀稀拉拉,大家似乎都没什么心情吃饭。

不知道厨师们是否听说了骚动。

我去一家相熟的老板那里,想要几个包子。

他看着我几秒,向我笑了笑。”

校园卡。”

”嗯?”

”刷校园卡。”

”奥奥奥。”

我低头摸索校园卡。”

几个?”

”一笼。”

老板在左边的一摞笼屉里抽出了一笼。

在接过老板手里的东西那一瞬间,我眼角的余光突然看见了一个帮厨。

他低着头在那里切东西。

我觉得他很眼熟,但是想不起来是谁。

但是此时此刻,有种感觉迫切地驱动我想问他的名字。”

老板,你们新来的帮忙的…….””勤工俭学的。”

他不再接着说下去。”

啊…….哦哦哦……”转身的功夫,又有人来买包子。

那个人我也眼熟,住四楼,我们公共课一起上。

那个人一句话没说,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红色的校园卡。

红色的……校园卡?

我问他你的卡怎么回事,他却并不理会我。

老板直接从右边的笼屉里拿出了一包东西,递给了他。

那是……..什么…….”那是什么啊老板,你们店新上的吗?”

另外一个同学过来,比我先开口。

他手里拿着的是跟我一样的校园卡。”

你可以去新开的卤煮店问问。”

”什么?”

”是他们的新品。”

那家新开的卤煮店,可堂食。

还贴着买三送一的红纸。”

卤煮,尝尝卤煮?”

一个热情的大妈探出脑袋向我们吆喝。

 21、他们店里非常干净,连个脚印都没有。

不锈钢的桌椅板凳都能在地板上倒出影来。

有好多人排队,无一例外都刷的红卡。

白生生的肉与暗红色的卤煮汤。

是那天李晓涛买给我们的。

柜台上贴着【菜单】【鸟蛋】普通的鹌鹑蛋的指定购买地点。

明目、放松、助眠。

宿管出示工作证件领取。

【肉卤煮】【内脏卤煮】提神醒脑、注意力集中、乐观向上、积极进取。

换成鸡肉类刷红卡领取。

【工作人员吃饭打折】在打折之前,请出示工作人员证件。

可领取工作人员套餐。

【视察领导餐厅】视察领导有专门餐厅,走过长廊右拐。

如果不慎误入专用餐厅,不要说话,一起进餐即可。”

你买好了吗!”

身后杨若喊我。

我这才发现自己正排在人群的后面,而前面的人无一例外的扭头。

盯着我。

22、回到宿舍,天色暗了下来。

宿管的屋子亮起了灯。

仍然紧紧拉着窗帘。

所有人都不知道玻璃是怎么修好的。

距离熄灯十点半还有三个小时。

各个校园群里没有发任何通知,但是所有人已经在屋里闭门不出。

校园里已经提前陷入了沉寂。

我们不知道未来要发生什么。

宿舍里就剩四个人了。

大家连灯都没开,只有手机屏幕的亮光打在每个人脸上。

【有人跟以前不一样了   有一批早我想来了李晓涛的纸条。

有一批早早什么了?

不一样,是指什么?

我们四个现在挨得很近。

还没有细想,一声炸雷把我们惊得从床上坐了起来。

紧接着,瓢泼大雨从天而降。

天完全黑了。

23、”开灯。”

徐昌翻身下床,”只有这样我们才知道什么时候熄灯。”

灯一下子亮了,眼睛不是很适应。

但是为

点此继续阅读《黑镜规则怪谈》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黑镜规则怪谈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