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冻文学网

大农女苏华音陆栩全章节阅读

2022-09-23 10:47:58大农女小m愚zsy

小说简介:火爆新书《大农女》由小m愚最新写的一本经商种田风格的小说,主角苏华音陆栩,书中主要讲述了:苏幼雨刚把纸接过来,还没来得及看,就听宋大山道:妹子,事情办妥了,你答应给二十两银子的事情这是孙哥,这事情他和我一起做的,我们一人...

大农女苏华音陆栩全章节阅读

第11章给你撑腰

苏幼雨看着苏家来的十几口人,嘴角露出蔑视的笑容。

------------

宋氏有四个儿子,苏幼雨早逝的父亲排行第三,她有个亲姐姐,前几年被卖到隔壁村给人做了媳妇,因为彩礼要得太多,对方跟这边也断了联系。

她还有个亲哥哥,离家七八年,据说投了军,但是音讯全无。

苏幼雨穿越来的时候是苏小花十岁的时候,彼时她已经在程家呆了三年,对苏家的人并没有什么感情。

宋氏的第四个儿子入赘城里,很少回来。

另外两个儿子,就是苏幼雨的大伯、二伯,都娶妻生子,还有了孙子辈,一大家子没有分家,看着都觉得闹腾。

而今天,老苏头、宋氏带着儿子、儿媳、孙子、孙媳都来了,十几口几乎要把要茅草屋团团围住,气势汹汹。

花儿!宋氏见苏幼雨抱胸靠在门口,根本没有害怕的模样,不由严厉地喊道,你在大户人家呆了这么多年,规矩都学到狗肚子里了吗?既不喊人,也不招呼我们进去。

苏幼雨皮笑肉不笑地道:这是鬼屋,当初是祖母说,我住在这里,早晚横死。

我命硬没事,但是不敢连累你们。

老苏头腰间挂着个脏得看不出本来模样的旱烟袋,手中握着几乎不离手的烟袋锅子在旁边石头上敲了敲,道:不进去就不进去吧,说正事。

苏幼雨讨厌宋氏,但是更讨厌老苏头。

家里的坏事基本都是他定的,但是一定要让宋氏出头做坏人,自己躲在后面,乐享其成。

苏幼雨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忙把手在背后摇一摇,示意陆连不要管。

宋氏道:村里人都知道,你嫁给了京城人士。

攀上了高枝,我们也替你高兴。

当初你不经我们许可就搬了出来,又不告知长辈就成亲,这不合规矩

哦——苏幼雨故意把声音拉得长长的,生米已经煮成熟饭,祖母说的有点晚了。

陆连听到这话,脸色微变了变,但是很快面色如常。

你年轻,我们也不跟你计较。

但是家里把你养这么大,这聘礼该补还是要补的。

她大概做出了某种分配承诺,她身后的两个儿媳妇赵氏和王氏来跟着附和。

苏幼雨冷笑道:爹娘把我养到六岁,他们齐齐去世;七岁你们十两银子把我卖到程家,养了我半年多,十两银子,你们不觉得烫手吗?我归家后在苏家住了一个月,做的活计远比我在程家拿一两银子月银干的活多,还倒贴几两银子给你们买东西。

后来我从你家里搬出来,可是理正主持的,公平公正。

祖母说把我养这么大,去问问程家答不答应!

想做姨娘不成被撵出来,还有脸提程家。

宋氏被她抢白得无话可说,恼羞成怒道。

做姨娘也要拿姿色和柔顺换取,总比有些人空手套白狼做白日梦来得坦荡。

苏幼雨毫不相让。

她但凡能够委曲求全,别说姨娘,过几年平妻都是有可能的。

可是,她不能。

即使现在头上无片瓦,吃饭靠双手,她也从来没后悔过当初的决定。

吃苦可以,受委屈免谈。

宋氏怒道:你把你相公喊出来,我跟他说。

京城里来的贵人,松松手指缝,几十两银子也掉出来了。

苏幼雨面无表情:我相公当初娶我时就明说了,若是有穷亲戚想攀龙附凤,要我挡回去。

他娶的是我,不是一窝子贪婪成性的蛇鼠。

你骂谁!宋氏都要跳起来了,拍着大腿撒泼道,大家都来看看有没有天理了,这样辱骂长辈有没有道理!明仁、明义,你们是她的大伯二伯,还不替明礼教训教训她!

陆连见两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向苏幼雨走来,想都没想,把握在手中许久的石子投出去。

石子带着万钧之力,直取两人膝盖。

扑通、扑通两声,两个做惯活计的结实男人齐齐摔倒。

苏幼雨回头看看陆连,眼中有讶然和惊艳——好俊的身手。

陆连走到她身边,揽住她的腰,看着闹事的苏家人,一字一顿地道:我的娘子,除了我,谁敢动一指头!

他臂膀宽厚,带着浓浓的男性荷尔蒙气息,让苏幼雨觉得安全感十足。

话语霸道至极,当然内容有待商榷。

他敢动她一指头试试,打不死他!

苏家人再怎么贪婪,也都是没见过世面的庄稼汉,哪里见过这样的阵仗。

还没见人动手,自己这边的人就倒下了,于是丢盔弃甲,连狠话都没敢放,灰溜溜地扶着受伤的两人走了。

苏幼雨觉得心里憋了许久的郁气一下子出尽,感觉不要太爽。

陆连,真是条汉子!她踮起脚,拍着他的肩膀大笑道。

为什么要挑衅他们?陆连沉着脸。

苏幼雨是不知道他身手的,那怎么敢做出这样的事情,就不怕他们恼羞成怒动手?

我早有防备呀。

苏幼雨拍着自己腰间的荷包,能让人皮肤发痒溃烂的药粉,解药只有我有。

愚蠢。

你知不知道

不知道。

苏幼雨挨了骂,不想理他,扭身到厨房里把饭菜端回来,跟有仇似的用筷子戳着锅包肉,气鼓鼓地吃着饭。

陆连坐在炕上道:若是他们人多势众拿住了你,对你严刑相加,能不能逼你交出解药?

你以为他们是官府的人?不过一群欺软怕硬的庄稼汉!

人心险恶。

对别人或许他们不敢,对你,他们真敢。

就算闹出人命,这是家事。

民不告,官不究。

随意放出你忤逆的谣言,你死了,他们还算为民除害。

苏幼雨一时触动,再抬眼看陆连的时候,却发现他眼中有伤痛弥漫。

难道,他是被亲人所害?

这种隐私应该是被尊重的禁区,苏幼雨耷拉着头承认错误:是我想得单纯了。

本来她以为陆连会继续教育她,结果却听他道:有我在的时候,你可以放肆。

我不在的时候,要学会隐忍,等我回来,会替你出气。

苏幼雨的眼眶,一下子热了。

程宣一直要她忍,即使看着她被他的新婚夫人故意责罚也视而不见。

那时候,虽然她对他早已心如死灰,但是经过那件事,就连灰烬都被大风吹走。

可是,她买来的相公告诉她:凡事不必忍,有他在。

她的背后,终于不再是空无一人。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大农女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